有思想的温考拉

影子(又名:牛马爱情)

作文题目:秦琼卖马。1500字短篇,跨越种族的旷世绝恋(狗头)。


1.


秦琼这些日子过得不太好,就连给我吃的草料都少了一半,无论是质还是量。要知道他从前可是宁愿亏待自己,也不会亏待我一点的。


但现在我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圈,皮毛也很久没有梳洗过了。这让我十分焦躁,总是不停地用后腿蹬地,我隔壁的马邻居笑我当马还当出了洁癖,我对此嗤之以鼻:


那是因为你的主人只把你当马,秦琼可是把我当兄弟的。


时隔两日,秦琼终于又来找我了。他一如往常地给我喂草料、梳理皮毛。他以为我感觉不到他不开心,依然在对我笑。但我怎么可能感觉不到?今天他的眼睛里,没有了以往那种能照进我心里的光。


于是我用脑袋去蹭他的手掌。他的手掌还是那么粗糙,蹭起来很舒服,正当我想让他换只手给我蹭的时候,他突然抱住了我的脑袋,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我的脸上。我听见他带着哭腔喊我的名字,说出那些无奈又残忍的话。


此时,太阳正好落入群山的怀抱,一片片金色的云彩暖了满天,我和秦琼的影子重叠在一起,在余晖下拖得老长。


陪他跨过黄河的是我,同他锏打三州六府的也是我,这么多年始终相伴的只有我们,彼此就像对方的影子一样。


我以为只有死亡能将我们分开的。


2.


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和秦琼一起逛集市了。或许都不能算作逛,逛集市应法是开心的,可秦琼只是紧紧拽着我的缰绳,死死地攥着,手心磨得通红,好像生怕我会离开。


我确实要离开了,被他亲手送走。他没有钱活不下去,没了我却是可以的。


我记得上次我们一起逛集市的时候,看见一个人牵着一匹马,大声吆喝着,马的头上绑着一根稻草,发出声声悲鸣,听的我心里难受得很,步子慢了下来。秦琼见状,一下一下地抚着我的鬃毛。那天的集市是喧闹的,他和我在车水马龙中默立,在无声的方寸之地里,任何眼神和动作都会被放大,胜却万语千言。我看见他的眼睛说,别怕。


而如今他亲手为我插上稻草。生计所迫,我不恨他,可我没法不怪他。怪他背弃了我们之间无声的诺言,怪他抛下了出生入死的战友,不管是因为什么。


他牵着我来到集市的角落默默站定,低着头, 视线聚焦在地上,没分给我半点,大概是不敢看我,怕看了就舍不得了。我总觉得他有点死脑筋,总以为忍得就能舍得。


“这马看就不是什么好马,没精打采的,肯定是病马。”


“你看那个人像丢了魂似的,谁敢买他的马?"


有两个人走过来,对着我们指指点点,我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,两人却浑然不觉,兀自走了。一瞬间,一种强烈的无力感席卷了我。从前总觉得蝼蚁是渺小无力的,爬行在所有比它们体形大的生物脚下,苟且偷生。现今才知道,哪怕是比它们庞大无数倍的我,也不过强了一星半点,对于秦琼的困境,我竟是别无选择。秦琼啊,他是翱翔九天的鹏,盘旋云霄的鹰,本该在沙场上驰骋,而不是囿于这一方小小的集市,承受他人的白眼。


时运不济又怎样?我愿用这一身未尽的力气,去换他余生的上好时运。


3.


当我被买主牵走时,我心中是释然的。我想起有次打了胜仗后,秦琼带着我上山。山顶的上空漫天星斗璀璨,倏忽一道流星划过,他便抱着我的颈部笑:“黄骠,你看这就叫天行道,不用谁来替。”他笑得爽朗,仿佛满天星河都被他收入眼中;我看得认真,眼中只有一个秦叔宝。


我吃下他喂的最后一根稻草,假装没看见他的眼泪,和买主一同向着夕阳的方向行去。我低头看地上我和买主的影子,没有重合。


这样就很好,我劝慰自己。那双眸子应该盛着星斗和山河,那些为离别而流的泪会化作卵石,铺成通往他一腔壮志的路。


然而不知怎地,我眼前逐渐蒙上了一层雾,朦胧间,身侧的空气模拟出他的形状,地上多了一道黑影。我看见那影子身披战甲,右手持着长枪,左手牵着缰绳的动作却是近乎温柔的。我不禁往右移了一步。


于是,两道影子交叠在一起,晃晃悠悠地向夕阳走去了。


评论(1)

热度(9)